Polar is ...
PitaPata - Personal picturePitaPata

IMG_7406.JPG

2002~2017.4.3

初遇小黑是在2002年的冬天,那時候還沒有拉爺,沒有晡晡。

拉家還不是拉家的時候。

當時拉家在金山26街的套房租屋,帶著弟弟妹妹剛到新竹工作沒多久。

某個冬夜,帶弟弟妹妹散步時,從28街轉角突然衝出一隻小黑狗,一看就是一兩月大的小幼犬,熱情又傻兮兮的跑來要跟弟弟妹妹玩。彼時,弟弟還是年富力強的小壯狗,非常排外,小黑一靠近,弟弟就低鳴示警,不准小黑跟過來。小黑一靠近就被弟弟不客氣地驅逐,一路散步,一路狗趕狗... 小黑硬是不顧弟弟臭臉,在後頭跟蹤到我們散步完,回到26街。

進家門後,我們有些擔心這黑狗幼犬,又開門去看看,想給點吃的...,開門找半天,沒看到那熱情固執的幼犬,想說他離開了,也就算了。

隔天,散步又遇上他,他又跟蹤我們一路陪散步,到了26街他就離去。

跟久了,弟弟不排斥他跟著了,我們也習慣了散步有隻小黑狗跟著。

時間流逝,小黑狗長的很快,不到半年,體型已經比弟弟大一些了,看起來,在金山街混得很好。

有次公司開研討會,準備了很多便當,來的工程師比預期少很多,剩下很多便當,眼看剩下的便當要進垃圾桶了,我就打包了便當裡所有的白飯,想帶回來給小黑吃。為什麼是所有的白飯呢?因為每個便當打開,裏頭的主菜無論是雞腿還是控肉都不見了。。。不知道是哪個歪嘴挑肉的把肉都打包走了,切!回到26街,我在租屋處門口喊"小黑~小黑" (你知道的,黑狗就叫小黑,白狗叫小白,雜毛狗叫小花,中華取名文化就是這麼通俗易懂),看著小黑樂滋滋從街底奔來,我正準備打開打包白飯的塑膠袋時,小黑從我身邊奔過去... ?轉頭一看後頭,嗨~!是熟人吶!是公司新進的工程師,我愣了一下去打招呼,才知道這工程師也租屋到26街,還住我們斜對面,住了幾個月了,還是因為小黑才相認?XD 消失的雞腿控肉也發現了... 是這個工程師打包要給小黑的,小黑熱情地去搖屁股,還跟工程師握手打完招呼開始大快朵頤... 至於我打包的白飯,嗯,先冰起來好了,反正小黑有幾十隻雞腿控肉,這點白飯他是看不上眼的!給拉拔吃好了!

小黑在金山街混得很好,上下班時常看到小美女小帥哥跟她打招呼(此時我才發現他是她,實在因為狗醜以貌取人了)常有人打包飯菜給她吃,有時看小黑的餐點,除了有調味料對狗不好外,吃得比人好太多!小黑約一歲多時,又交了個狗朋友,長毛黑狗,我們把他取名叫"仙草",常看小黑跟仙草同吃同住,當時,我們已經準備要買房子了,看房子鎖定金山街附近,每天在金山街瞎逛,有天,小黑引著弟弟妹妹亂跑,跑到了我們沒逛過的27街(當時瞎逛23街,25街,28街就沒想過27街),我們追狗看到了小黑弟弟妹妹停在三戶聯棟的房子門口,巧的是,這還掛了招牌準備賣....遇見了屋主,小黑還很大方地帶著弟弟妹妹往人家空屋衝一層一層看房子,因為太巧合了,拉拔很鄭重跟小黑說,如果我們買了這房子,你就來我們家住吧!

這真的不是說說,但是,執行起來也是有難度的,因為金山街房價不便宜,我們當時只是工作幾年的小助理,拉拔剛工作一年多... 然後,幾經波折,我們竟然買到了!買到了!買到了!

買到房子後,我們也沒錢裝潢,就是把東西裝洗衣籃,用機車一趟一趟載過去,就算搬好家了!(比照這次楊梅搬家,當時真是~XD)安頓好,才發現,好像有兩三天小黑沒陪散步了!腦中過了一遍各種可能的可怕情況,帶著弟弟妹妹一條一條街找小黑... 。金山街黑狗真多!叫聲小黑好多黑狗回頭!體型背影還都差不多,看起來可能都是同個爹媽!可是我們的小黑呢?幾天了,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找不... ㄟ?!小黑出現了!帶著精神的紅項圈出現在金山街的新家!本來以為小黑被收養了,所以帶著紅項圈,仔細檢查了下,原來小黑被帶去結紮了!金山街是TNR區域,這裡有位太太除了餵養流浪狗之外還會把狗帶去結紮,喀擦過後的就戴上紅項圈放回原地,所以,小黑不見的那幾天應該是喀擦去了,嚇死我們啦!(也感謝這位好心的太太~經過O太太科普,我才知道原來O太太跟這位太太是鄰居,也曾看過這位太太帶著N隻狗浩浩蕩蕩過馬路的畫面,挺有氣勢的)

實踐諾言,我們搬家後把小黑帶進來屋子,但是,小黑一進屋子就很焦慮,可能她的朋友仙草在外面,可能她不適應被關在屋子,或是失蹤那幾天嚇到了。總之,小黑焦慮的一天沒吃沒睡,不喝水也不願意坐下休息,一個晚上一隻精神的小黑狗變成一顆蔫了的小白菜... 我們只好妥協放任她去了~她依舊去找仙草玩,依舊在金山街活動,吃著百家飯,我們帶弟弟妹妹散步時,她就帶著仙草陪我們散步,我們想,不然就這樣吧,每月幫她點藥,繫除蟲項圈,等她老時再照顧她也行。在家門口放一碗狗食一碗水,讓她跟仙草餓了渴了可以過來吃,不過她們幾乎只喝水,不願意吃狗乾糧,也對,天天有味道重的便當菜,哪隻小狗願意吃乾糧。

約小黑三歲時,仙草不見了!我們很驚恐,金山街既然是不捕狗的,那狗不見了,不是被收養了,就是被變態毒殺了.... 仙草還是幼犬跟著小黑混時,我聞到她身上有惡臭,抓過來檢查才發現她的狗吻被鐵絲纏起來,已經入肉了,傷口化膿,所以才很臭,處理好她的傷口,她依舊活蹦亂跳對人沒有戒心,比較起來,小黑雖然在金山街討食,願意跟人家握手,但也僅於握手拍拍頭,身體碰觸她是絕對不願意的,她也挑人,有些人她覺得不是好人她根本不靠近的,比起傻呼呼的仙草,她警覺的多。我們找了幾天仙草,也去南寮問,都沒有仙草的蹤影,只能想,仙草是被收養了,她那麼傻,一定是有喜歡憨貨的人收養她了...。同時也不斷告誡小黑,小心陌生人,雖然對她好的小美女小帥哥很多,但是金山街還是有變態的,每年都有狗被毒死... 。我們也考慮再把小黑關進屋子來,但是!小黑不願意進屋!拉拔伸出手準備抱她,她就一副"殺~人~哪~"的樣子,一路逃竄!要過好幾天她才願意稍稍靠近我們,確定我們沒有要把她關進屋,才給摸頭...。

(關於仙草這憨貨,有件事一定要記錄一下,這輩子不能忘... 

連續幾天大雨,金山街到處都是紅泥巴,除了柏油路,到處糊糊爛爛,那時還沒有櫻花公園,只有一個雜草叢生,腿短狗走進去會沒入草叢中再也找不到的野草地,跟一條泥濁的小溪。難得沒下雨的那天,一早拉拔準備開車上班,開大門,出門,鎖門,轉頭"滴"一聲,如往常一樣解除車子警報器,接著開車門,上車... 一系列連貫的動作在"滴"一聲後嘎然而止... 因為仙草這憨貨,躺。在。拉。拔。的。汽。車。引。擎。蓋。上。

知道拉拔當時開什麼車嗎?開Escape (如下圖,圖片取自汽車線上 http://www.auto-online.com.tw/news/9540 ),不是啥名車,卻是頗高的車!誰能告訴我,仙草這憨貨是怎麼爬上去引擎蓋上的?誰能告訴我,仙草這憨貨在想什麼?

1138180996.JPG

原先拉拔以為仙草發生意外;如被撞了,飛上引擎蓋... 之類的,後來仙草抬頭喵拉拔一眼,似乎很不滿被吵醒,然後繼續睡,拉拔才發現整個引擎蓋都是紅泥巴,仙草滾的底盤都是紅泥,循著紅泥腳印,證明仙草自己爬上拉拔的車,然後,睡覺!!

這什麼鬼!!!)

怕寂寞的小黑又交了新朋友小花,兩隻個都是女生,長的都挺抱歉的(小花尤其抱歉),身材... 非常剽悍!特別是小花,瘦歸瘦,渾身都是精肉,肌肉一塊一塊的憤起,跑得飛快,脾氣更壞更獨,這兩女聯手,我們家附近兩三條街幾乎沒有其他浪浪靠近,一靠近就被一姐二姊驅逐。小花挺妙的,原先我們並不喜歡她,因為她的哥哥曾經咬傷弟弟,當時為了救弟弟,拉拔拿拖鞋丟小花哥哥,搶救弟弟後,一只腳穿著拖鞋,一只腳光著,抱著弟弟拿著被丟爛的拖鞋,一腳深一腳淺狼狽地回家... 。所以當時我們完全沒有要接納小花的意思,而且當時小花是26街一戶人家養的並不是浪浪。可是小花就跟著小黑賴定我們家,不給進門,就睡我放在門外的大花盆上(那種四腳方形最大尺寸的塑膠花盆或叫菜槽),壓扁了一整槽的花,趕走了小花,收回被壓出一狗身型的花盆不給小花禍害,小花改挖洞。從停車院子鐵捲門外草皮挖了一個大洞,挖進我們家院子... 。拿磚頭石塊泥土堵住了大洞不給小花進來,她改鑽鍛鐵門底部,有次我在客廳透過窗戶看著一隻醜狗呲牙裂嘴頂著變形的臉四肢亂揮掙扎的要擠進我們家門,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後來,就直接門戶大開讓小花自由進出了,不然怎麼辦?要出門時發現大門被狗卡住了,不能開... 狗也因為臉卡在門底部進退兩難,還得人幫忙把她拉拉拉拉慢慢拉出來... 真慘!於是,拉家展開了5-6年小黑小花在拉家停車院子同居生涯。

小黑還是不願意進屋,但是有了小花,她願意待在拉家的停車院子。我們在院子木榻的兩邊各放了一個Costco大睡墊,小黑小花各分據兩側,飲水食物擺中間,從此在拉家安家。拉家給水,給狗食,給住宿,但是不管兩醜女自由,兩女每天自由進出,忙著追殺驅趕誤入地盤的小狗,偶爾跟愛狗的人打招呼互動,偶爾吠吠路過會打狗的阿杯,偶爾... 嗯,我有次上班途中看到小花偷東西,不知道哪位倒楣的騎士,買了早餐掛在機車上,人不在,小花輕巧的叼走機車上的... 蛋餅?飯糰?開開心心的享用現買早餐.... 

2014年,我們買了楊梅的房子,還沒開始裝潢,就先煩惱小黑小花怎麼辦?

留下她們,這裡不抓狗,餵食的人很多,還有佳佳家的支援,她們活下去不是問題。但是兩女年紀漸大了... 。跟拉拔討論著不然用安眠藥迷倒兩女,把她們搬到新家,買兩個狗屋,讓她們在院子安家?(因為小黑不進屋子,小花也只願意在大門口看拉爺晡晡,不敢進來) 還沒討論出結果,新狗屋要安在哪裡還沒有定論,小花掛掉了!

又是拉拔上班的早上,開門,鎖門,走出大門,準備"滴"一聲解除汽車警報,發現小花倒在拉家跟隔壁中間的柏油路上。原先以為小花睡在路中間,怕危險要叫醒她,發現她嘴角有血絲,已經走了... 。調門口跟院子的監視器看,小花掛掉前一天晚上11點多還有回來睡覺,走路緩慢一些,看起來還正常,凌晨兩點多,小花突然離開睡墊,走路略搖晃的走出大門,走到路上,坐下看看暗色天空,然後... 倒下,直到早上拉拔發現她。

(這邊又忍不住要記錄一下小花的事跡...

一是小花跟著拉家吃喝好多年,卻從來沒忘記26街的舊主,平常散步,小花像保鑣一樣亦步亦趨跟著我們,對面有來人來狗,小花立馬表現的忠君愛國之類的,一定往前衝驅趕路人路狗,趕完還回頭看,一副:你看,我有工作,沒白吃你!的樣子。拉拔開車出去,小黑小花像古代衙役一樣,趕在前頭奔跑狂吠開路,一副我家主子出巡,路人快滾~,種種行為讓我們很困擾,也去跟人家道歉很多次,偏偏這兩女又講不聽。但是!一旦遇上小花舊主,小花馬上狗腿的搖屁股搖尾巴跟上舊主,像小衛星般繞來繞去,我們叫她,她就一臉;你是誰?我不認識妳!的樣子,翻臉比翻書快啊!

二是小花長的醜,醜得很有特色,偏偏不知道自己醜,她好像有刻意學人類的"笑",只要我們開車回家,一打開車門,就會看到小花超熱情的扭著屁屁搖尾巴,瞇眼皺著鼻子,把嘴拉到最大,露出森森白牙,奮力表現出"笑"熱情歡迎。剛開始看到真是嚇一跳,以為這狗要造反咬我們,看了幾次才發現這是小花的特色歡迎方式... 超級精神分裂的!疵牙咧嘴的像是要攻擊人,屁屁尾巴卻搖的像是過動馬達。其實要不是狗語溝通不良,我很想跟小花說;孩子,你不要笑,真的,你夠醜了,這個笑臉會嚇壞很多路人.... 不笑還好看些。)

我們把小花送到寵物天堂,下定決心無論小黑怎麼想,都不能讓她睡外面了。

終於,在小黑抗爭很久無效後,住進屋子來,睡拉爺晡晡的床墊,跟著一起吃鮮食,戴著除蚤項圈,很像一隻家養家居的小狗了。說很像是因為小黑關不住,即使住進來,她還是每天出去溜噠,為了安全,白天我們讓她出去,傍晚她回來吃飯後,我們就不放狗了。這默契不知道何時如何形成,總之,小黑養成了習慣,每天像上班一樣,早上出門晃,傍晚回家吃飯睡覺,偶爾我會看到她在佳佳家欺負人家,吃佳佳的飯,偶爾我在金山公園遇到她,正在地上翻肚子搓背曬太陽,除了沒交新朋友,生活看起來頗愜意,就是老了些,行動遲緩了些,眼睛茫茫了些。

當楊梅的家準備就緒,我們要搬過來住那天晚上,拉爺晡晡胖妃上車,隨手要用的行李也堆好,拉拔趁小黑不注意,把小黑扛上車,然後迅速關上車門,開車逃走(真像偷狗的阿!) 一路上小黑很焦慮,在車上搖搖晃晃地走動,摔的東倒西歪也不願意趴下休息,拉拔戰戰兢兢把車開穩,慢慢地開到楊梅。拉拔抱小黑下車,準備一路抱到1樓(這邊的地磚是為了狗弄的防滑磚,兩房間都有落地門通往草皮,是專為小狗設計的空間),一下車,小黑就緊張的尿失禁尿在拉拔身上,然後一路尿~從下車,到進2樓,下樓梯,直到1樓... 一路尿,拉拔溼答答的抱著小黑跑,跑到1樓放好小黑,一身狼狽... 。

來的第一天,小黑依舊焦慮的不吃不喝,整屋子走來走去不願意趴下休息,即使有拉家三白陪伴,也無法讓她安定下來。一整晚透過監視器看1樓,就看到小黑的身影晃來晃去。隔天,拉家三白跟小黑一起放飯,如同在金山街的日子,然後一起早晨散步,拉拔牽著拉爺晡晡,小黑胖妃在後面跟著走,也許是散步讓小黑稍稍放鬆,回到屋子後,小黑終於趴下休息了...。下午三點多,我聽到小黑爬樓梯的聲音,看到老太太奮力喘著氣爬著長樓梯,上二樓看著外面,我想,她想去散散步了,就開了門讓小黑出去... 然後我在後面遠遠跟蹤,看著小黑悠閒亂晃,聞聞花,嚼嚼草,慢吞吞地回新家。之後小黑漸漸恢復像金山街般的生活,每天自己要求散步,回來後跟著三白睡餐廳,等拉拔下班,放飯後一起晚上散步,然後送小黑下樓睡覺,隔天早上再搭電梯一起上樓,住這邊最大的進步就是;老太太也愛上搭電梯~幾次小黑想上下樓,就站在電梯口等,偶爾用腦袋敲下電梯門,小的們馬上去開電梯,幫老太太按好上下樓,老太太不需要陪同搭電梯就可以自行起駕~

DSC_0172.JPG

(上圖:黑老太太愛搭電梯)

小黑很神奇,來到楊梅的家沒有任何人教她,我們也沒要求過她什麼規矩,她卻自動自發乖乖地在院子尿尿便便,如果急了,而我們那天又沒開院子的落地窗,她就自己去廁所解決,真真是隻神犬!每次到書房,看到有偷尿尿痕跡我們從未懷疑過她,這個家會故意犯錯的只有晡晡,小黑習慣好的令人髮指!即使到後期生病了,她喘著氣,頭頂著牆壁也要慢慢走去院子解決,堅決不在室內!哪隻浪浪這麼神奇!就這隻!

去年五月,我起床時發現前院花圃的一整片鼠尾草被壓扁,那種痕跡看起來就像是有狗蹂躪過一般,用Line跟拉拔告狀,才知道那是小黑蹂躪的... 。小黑早上散步時,突然重心不穩摔倒,拉拔嚇一跳要去扶小黑,沒想到小黑因為被拉拔碰觸了,更加驚惶失措,自己從走道滾到了花圃,拉拔也被小黑嚇到,跑到花圃另一邊要扶小黑,小黑又恐懼又掙扎又... 從花圃滾到另一邊,於是,滾過來滾過去的小黑把一整片鼠尾草給輾平了,拉拔也不敢碰小黑,等小黑東倒西歪巍巍顫顫地自己站起,硬是把小黑快速抱起,衝到樓下院子, 讓小黑在自己家院子完成早上散步。

根據以往經驗,我們猜小黑是前庭病變,因為症狀跟當初弟弟差不多,只是情況較輕微.... 。早上滾過那一陣後,據觀察,只要不碰小黑,不讓她驚惶,她可以慢慢顛顛的走去院子散步,吃飯有些瞄不準,會打翻碗,但仍可以把飯吃下,聯絡了羅大宇,把小黑送去看診,一路上,小黑在車上又自己嚇個半死,走來走去不肯休息,喘氣喘得快斷氣了,我們在前座也跟著緊張的快斷氣,很怕把她自己嚇破膽... 經過診療,果然是前庭病變,帶著藥,又把驚慌的小黑帶回楊梅。果然,小黑又在車上嚇尿了,到了楊梅,不給碰也不靠近我們,明明走路會摔倒,硬是硬氣的站著,用腦袋瓜頂著牆壁,不肯休息,給水不喝,給飯不吃更不要說吃藥了... 。隔了一天多(約三餐),小黑情緒較穩定了(也可能餓慌了)終於願意吃飯,那時,我們才知道,原來給固執的狗餵藥,那麼難... 

拉爺不吃藥,所以餵藥是用塞的,如何塞請參考這篇文。晡晡胖妃超好餵藥,無論是丟在狗碗混著飯還是一顆一顆拿給她們吃,她們都毫不遲疑的嚼進肚子,簡直是狗界典範(這兩姊妹也就這一項優點了)!小黑呢?放在狗碗哩,有味道!小黑把沒藥的飯菜吃掉,藥留在碗裡面,等到晡晡吃完自己的飯來清小黑的碗,晡晡順手就把藥給吃了.... 吃了.... 吃了..... 。

為了避免晡晡誤吃小黑的藥,後來的放飯小黑單獨關廁所自己吃,三白狗在廚房吃,等小黑吃完,我跟拉拔先晡晡一步衝進廁所檢查小黑有沒把藥吃完,沒的話先把狗碗收起來,不讓晡晡清,等散步完,拉拔用罐頭把藥混一混,再給小黑,隔天早上,依舊要跟晡晡競爭速度,搶在晡晡之前先拿起小黑的碗檢查藥吃完沒~沒吃完只好丟掉,早餐換新一包藥...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吃,小黑每次拿兩周的藥,一周多就消耗光了,丟得比吃下去的多。

什麼?你說用塞的?我們試過,小黑光是逃竄我們抓她的手就嚇尿了,眼珠凸起,脖子冒筋,喘得快斷氣.... 之後一兩天光是我們靠近都會逃竄,焦慮地不肯坐下趴下,更不要說吃東西了,放在她小餐桌的飯她可以一兩天都不吃,等到氣消了或是不疑神疑鬼才能再度進食。這種狀況我們根本不敢逼她。之後的日子就在餵藥鬥智鬥勇中過去,小黑漸漸痊癒,只是歪歪的腦袋無法正起來了,走路更加顛顛... 之後餵藥,我們用蛋糕包藥,或是麵包包藥,或是cheese包藥,每天換花樣騙她吃下去。老太太也越來越精,給肉片她只咬邊邊,如果有藥丸掉下來,老太太當天就拒吃任何東西。給蛋糕騙了一陣子後,老太太吃蛋糕時會故意把揉成一球的蛋糕咬開,只要抓到一次裏頭有包藥,不只當天的藥不吃,之後幾天蛋糕通通不吃,有沒放藥都一樣!改拿吐司來騙,狀況跟蛋糕一樣,幾餐後就會被老太太抓出來,然後再換花招~再騙~再被抓到~再換!

DSC_0062.JPG

(上圖:小黑的餐桌,有雞肉青菜,有罐頭,有水,看老太太愛吃哪個就吃哪個)

到了今年,小黑的情況已經變很差了,走路東倒西歪不說,後腿也無力,不說自己上樓晃晃,光是在社區散步爬那個坡,她都會越爬越往下走... 。有次散步拉拔發現小黑越走越倒退嚕,想抱她回來,她又嚇得逃竄,歪著頭越逃越往下坡去,看狀況幾乎要溜到第二崗哨去了,拉拔只好跑回家開車,轉頭去追狗... 追到狗,停下車準備抱狗,狗又逃,弄得自己好像捕狗隊的,又氣又尷尬,費了好大勁把小黑弄上車帶回家,小黑到了她熟悉的書房客廳,才稍稍安定,但是!她又不吃東西了!

本來以為過一兩餐這老太太就願意吃了,但小黑以行動表示絕不屈服!本老太太不爽了!開了罐頭,她吃了,之後拉家一國兩制,三白吃鮮食,小黑吃罐頭。這時候我們已經不想計較罐頭對狗好不好了,只要她願意吃,我們就給。吃了多久的罐頭我不記得了,只記得小黑後來又拒吃罐頭,連沒有偷偷塞藥的罐頭都拒吃,便宜了晡晡撿了好幾頓之後,我們改燙豬肉片給小黑開小灶,小黑才又開始吃飯。然後,如罐頭一般循環,小黑又不吃豬肉片了,我們改燙牛肉片,羊肉片... 各種肉片輪一次後,又回到了雞肉,ㄟ~她吃了!到了三月,什麼肉小黑都不吃了,不要說塞藥有藥味,我們當時只希望她能吃的下,不要吃藥就算了,每餐換了幾款肉片她都不吃,拉拔要我烤蛋糕試試,於是,小黑吃了兩天的戚風蛋糕,之後拒吃,又烤了吐司,吃了幾餐後拒吃,單純給cheese,吃,兩三餐後又拒吃... 

試遍了各種我們能想到的食物,把肉片用牛油炒過,用麻油炒過,弄得香噴噴晡晡都快崩潰了,小黑已經不吃不喝了。此時,四月。

從小黑不吃不喝也站不起來,我就考慮送她走了。小黑跟妹妹不同,跟我們沒有所謂的心意相通,我不知道她想要什麼,只是每天每天回想,回想她在金山街自由奔跑,隨心所欲的姿態,我想,如果是我,站不起來了,不能吃喝,眼睛看不見,我寧可馬上掛了,也不要趴在地上喘氣... 。當天跟拉拔帶著小黑,去住家附近的小動物醫院,想說,就這樣吧,寧可送走她也不要讓她被餓死... 。那動物醫院醫生一看(真的只有看,拿手電筒照一下眼睛,沒抽血,沒聽心跳)跟我們說,嗯,體溫低,打個點滴,吃不下用灌食... 然後就打發我們走了。人家醫生不想治療,不想採取安樂死,我們又能逼他做什麼?帶著點滴跟小黑回家,在家裡自己打點滴,那醫生說這點滴約打到晚上11點就打完了,你們自己拔針就可以。事實上我等到天亮5點多快六點才打完,用從羅大宇那邊帶回來的優碘膏,沾酒精棉幫小黑拔針,止血,纏上透氣膠帶,讓小黑休息。

可能打了點滴,小黑有些體力,掙扎的站起來,硬是要到院子尿尿,看她走都走不好了,還是很固執很堅持,不知道該誇她是好小狗,還是心疼又氣她的固執... 都不舒服了,躺著又怎樣呢?我們會處理,從來沒有怪過她的... 。用著針筒幫小黑灌食水跟營養液(R/D),她勉強吃喝一點,每次我跟拉拔的Line都是互相報告剛餵了小黑幾管水,幾管營養液。送去安樂死... 就像是自殺,第一次沒有成功,後面就沒有勇氣了。從小黑打完點滴站起來走出去尿尿,我又懷著幻想,也許?也許?也許能好一點呢?也許吃喝了營養液,會有轉機呢?

餵了四天營養液,我們都無法自欺欺人了,帶著小黑去羅大宇那,送走了她.... 

在去台中的路上,我想說如果小黑檢查狀況好,就讓她跟胖妃一起住院,兩姊妹有伴應該會好得快,如果今天送走了小黑,我一定要跟羅大宇擁抱一下,謝謝當年他對妹妹的照顧,也謝謝他讓小黑不再受痛苦,當時妹妹走時我太難過了,沒有親自跟羅醫師表示感謝,這次一定要拿出誠懇的態度表示當年的感謝。事實上跟小黑告別後,羅醫師他們去準備藥,我,拿著包包慌張的逃走了... ,根本沒勇氣看著他們送走小黑,只在車上失神的看著車窗,看著拉拔抱著小黑從醫院走出來,打開後車廂,淚崩... 

今年其實我們拍了不少小黑的影片,不過我們不想放那些影片在文章上,我希望認識小黑的人,都只記得她當年健康壯壯黑得發亮的樣子,時間久了,我跟拉拔年紀大了,也漸漸淡忘小黑後期生病的樣子,只記得當年,她剽悍的追著誤入她地盤的狗追的那狗哭爹喊娘的。只記得,她跟胖妃一起散步姊妹倆好的樣子,只記得,她悠閒的溜達,路上還很浪漫的聞的花香的樣子。

小黑,黑妹,黑仔,金山街一姐,再見!

 

DSC_0019_6.JPG

DSC_0044_2.JPG

DSC_0068_6.JPG

DSC_0083_3.JPG

DSC_0094_1.JPG

IMG_3024.JPG

DSC_0002.JPG

DSC_0225.JPG

IMG_2250.JPG

這天好冷,在新竹住這麼久,首次遇到下雪(應該是霰),冰粒子在小黑身上最明顯!

IMG_2251.JPG

DSC_0122_1.JPG

IMG_7624.JPG

謹以這篇文紀念小黑,還有沒留下身影的仙草,小花... 

1466594599232.jpg

 

 

 

 

 

 

 

 

 

 

 

創作者介紹

蘭蘭自語

polar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佳媽
  • 黑眉,好走~拉麻,你真的紀錄了這邊浪浪的生態,前幾年,好溫馨啊。現在狗兒都沒了。
  • BB財麻
  • 這篇看得我又哭又笑(哭>笑)
    我了解與那種無法打進心坎裡的狗狗相處模式
    (他們不是不愛你,但就是無法與你親密接觸)
    也明白想救卻救不到的那種心酸與沉痛
    (浪浪悲歌)

    很感動你們對他們的付出~謝謝你們。

  • 悄悄話